【钩沉】每一座桥都是一座丰碑
记者 曲竟舒 kok电竞体育 2021-06-15 10:44:02

丹东是一座英雄城市●!靶埕耵瘢喊海绻悸探:推剑雷婀褪潜<蚁......”当年,英雄的中华儿女,唱着这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义无反顾地奔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场,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篇篇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

如今,站在鸭绿江畔这几处桥头,眼前,总会浮现这样的情景: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一队队、一批批,迈着铿锵的步伐,从桥上走向硝烟弥漫的战场;一列列、一辆辆满载着军用物资的火车、汽车顶着美国飞机的轮番轰炸,毫不停息地奔向前方;桥被炸塌后,志愿军战士、铁路工人在敌机扫射、炸弹狂轰中展开抢修……而这一切的画面、声音,面对今日平静的江水、祥和的城市,又仿佛凝聚成一声声对和平的呼唤。是的,没有谁怀疑,这呼唤从战争爆发的那一刻起,就凝固在每座桥的周围、上空,至今无法散去。

第一座桥命运多舛

断桥名字的由来,事因其桥体在抗美援朝中,被美国飞机炸断而得名。断桥管理单位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断桥的历史和今天,都写在桥体每个立柱上挂着的《断桥史话》里。

断桥,原名为鸭绿江大桥,是鸭绿江上第一座桥。1909年动工,1911年竣工。由当时日本驻朝鲜总督府铁道局承建,最初为铁路桥。该桥上部钢梁为曲弦式,桥面为钢梁及木板铺设,桥墩为钢筋混凝土浇筑,外砌花岗岩。整体桥长944.2米,宽11米,共12孔。鉴于鸭绿江水运发达,当时采用的是“开闭梁”式设计,从中方数第4孔为开闭梁,以4号圆形桥墩为轴,可旋转90°,定时开合。

1937年4月,日本侵略者在第一座桥上游不足百米处,又动工兴建了第二座铁路大桥(如今的中朝友谊桥,初为双轨),遂将第一座桥改为公路桥。

1945年,日本在二战中宣告无条件投降,从此,鸭绿江上的两座大桥成为中朝两国共有的交通要道。

抗美援朝期间,这两座被称为“姊妹桥”的大桥,一座负责公路运输任务,一座承担铁路运输任务。因为公路、铁路双管齐下,志愿军兵员、军用物资被源源不断地送往前线。为切断志愿军的后方补给,美军开始连续不断地派飞机对两座大桥进行轰炸。

如今已经九十岁高龄的于福洪老人,当年作为民兵联防队员,曾担任过防空巡视任务。他说,为了守卫两座桥,在如今的志愿军公园内的树林里,驻有一个志愿军高射炮团。在江边的居民家里,也都住有志愿军。军民联防,部队日夜监视大桥上空,民兵则日夜监视江边、街市和住户人家,一旦发现空中有跳伞或地面有特务给敌机发送信号,则立即展开抓捕。

1950年11月8日上午,美军派出近百架B—29型轰炸机飞临两座大桥上空,投下了炸弹,鸭绿江第一座桥遭到严重破坏。11月14日,美军再次派出飞机对两座桥实施轰炸,在这次轰炸中,第一座大桥被拦腰炸断,朝鲜一侧桥体钢梁和三座桥墩被炸塌,整座桥只剩下中国一侧的4孔桥体。由此,该桥彻底瘫痪成为断桥。

近日,记者在断桥上看到,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七十多年,当初被炸断的桥体截面处,乒乓球大小的弹洞仍然随处可见,整个截面处的钢梁、钢板,皆被扭曲折断……

该桥被炸毁后,为了保障公路运输任务,中朝两国经协商,共同将第二座大桥(如今的中朝友谊桥)上的双轨铁路拆除一轨,铺设了一条公路。

水面无桥 人心有桥

鸭绿江沙河口铁路桥,在如今的江面上已然了无痕●!I澈涌谔非牛壮票闱拧8葑置娼馐停次蛞状罱ㄆ鹄吹牧偈鼻拧:敛豢湔牛饲旁谘悸探系谝磺疟徽ɑ俸螅晌泄嗣裰驹妇氤髡胶驮怂妥髡轿镒实闹匾ǖ之一。

抗美援朝纪念馆馆藏资料《鸭绿江木结构铁路便桥遗址》对该桥这样介绍:鸭绿江沙河口铁路桥是座木结构列柱式铁路便桥,由当时东北军区工兵部队联合安东(丹东)铁路分局,于1950年12月动工筑建,1951年5月11日建成。资料还有这样的记述:“接到建桥命令后,工兵部队与安东铁路分局全力以赴,昼夜连班作业,历时五个多月建成通车……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该桥被洪水冲毁,现仅存遗迹于水下●!

如今五十多岁的刘永禄对记者说:“大约十年前,一次上游太平湾电厂关闸,鸭绿江水位下降得很厉害,两侧的河床大面积裸露,我和附近的许多市民看到了此处江底有人工堆砌的石堆,十余座,从这里一直排到对岸●!彼拖殖〉娜褐谕贫希庑┦驯闶堑蹦甑奶繁闱帕粝碌那哦栈

“小时候就听老辈人讲,在抗美援朝期间,志愿军部队,常常夜里从这里的便桥上过江,一过就是大半夜,有时是一宿。因为这里的便桥桥面很低,涨潮时几乎看不到桥,因此,美国飞机多次侦察、轰炸,这座桥都安然无恙●!绷跤缆凰怠

在《告别祖国》雕塑处,有三位外地人轮换着与雕塑合影。经攀谈得知,他们均为北京人,男人姓张●!按舜斡爰胰死吹ざ谴爬细盖椎男脑福凑饫锟匆豢吹蹦旯牡胤健●!闭畔壬怠

他父亲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战士,如今已百岁高龄。父亲告诉他,当年过江的那天是晚上,看不清周围的景色,只看到一条江和一座便桥,周围很荒芜,只有远处有灯,估计是安东市。过江的桥,记忆中应该叫东尖头。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模糊印象,却让老父亲一辈子也不能忘●!闭畔壬怠

能够看到遗址的便桥

鸭绿江燕窝铁路桥,俗称燕窝浮桥。该桥是用圆木夯实在水下做桥墩的简易铁路桥,是抗美援朝期间,鸭绿江上所有便桥中如今唯一在水面上还能够看到遗迹的桥。该桥位于丹东城市东部鸭绿江街道燕窝村江段。

据抗美援朝纪念馆官网介绍:“鸭绿江燕窝铁路桥是一座木结构列柱式铁路便桥,由当时东北军区工兵部队与安东铁路分局于1951年5月30日建成。

此桥全长500米,宽15米,共有19座桥墩,采用直径30—50厘米粗的圆木集群而成。每个桥墩用圆木111根,横排15根,纵排7根,左右各3根,桥墩下部以石块堆砌加固。该便桥是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志愿军渡江和运送作战物资的重要通道。

6月2日上午,市民鞠亚林望着雾气升腾的便桥遗址,给记者讲述了他的几位亲人与燕窝铁路桥的渊源。在抗美援朝中,他的老叔、三舅、老姑父先后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并且三位亲人都是从燕窝铁路桥过江奔赴战场的。

鞠亚林说,他的三舅过江后给家里寄来了一封信,也是唯一一封信,信中,三舅告诉父母,他在部队里已成长为一名机枪手。同时,叮嘱父母,不必牵挂他,他是为保家卫国才参军入伍的,所从事的是正义战争,即便牺牲了,也是父母的光荣,祖国的骄傲。这封信之后,三舅就没有了音讯●!1954年冬,我姥爷姥姥接到了政府送来了一张《烈士证书》以及一个空的骨灰盒。为寄托哀思,同时也是避免睹物思人,我姥爷把三舅寄来的那封信放到骨灰盒里,一起埋了●!本涎橇炙怠

鞠亚林的另外两位亲人都在战争结束后回到了祖国,其叔叔至今仍然健在。

“我们家和燕窝铁路桥有着和常人不一样的感情,这种感情更多的是一种寄托和追思。因此,我小的时候,姥爷常常领着我来到这里●!本涎橇炙怠

铭记桥的历史

无论是鸭绿江断桥、沙河口铁路桥、燕窝铁路桥,抑或是鸭绿江上其他经过抗美援朝战火洗礼的桥,所承载的都是一段段红色英雄史。

1993年6月,断桥的整修工程全面展开。历经一年,1994年6月,断桥作为旅游景区正式对外接待游客。

新整修的断桥面貌焕然一新。在断桥引桥平台上,矗立起以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员彭德怀为首的志愿军群英雕像,雕塑名为《为了和平》,在此雕塑旁另塑有一个日历牌,其时间定格在“1950年10月19日,农历九月初九”。并加以注明 :“重阳节”。

“九月初九是中国人团圆的日子,可是这一天,志愿军却离开了祖国、离开了家人●!”与记者同行的鞠亚林发出这样的感慨。

桥的正上方,悬挂着“鸭绿江断桥”金字牌匾。

断桥桥面也进行了重新铺设,桥体被油漆一新,两边钢板立柱上,悬挂着以介绍断桥历史为主要内容的画报栏窗,桥梁两侧每隔大约5米插着一面红旗…….

1996年,鸭绿江断桥被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命名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1年,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3年,由国家旅游局批准为国家AAAA旅游区;2004年,被国家发改委拟定为全国百家重点建设红色旅游景点景区;2006年5月,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随着鸭绿江沿江旅游观光带的声名远播,沙河口铁路桥、燕窝铁路桥以红色血脉融入其中。

沙河口铁路桥的指示标志——《告别祖国》雕塑,即成为许多志愿军后人和游客在此停下车轮、脚步,进行拍照留念的选择地;燕窝铁路桥遗址处的江坝之上,相继完善了坝顶小广场,遗址观光平台,同时,在小广场上塑造了一组雕塑《送别亲人》。

燕窝铁路桥遗址观光平台的设计,让这里成为鸭绿江旅游观光带上的亮点之一。只要在滨江中路上往返的游客,皆在此处停车,品读遗址,给志愿军雕塑戴红花,戴红领巾,与雕塑合影……

今天,距抗美援朝已过去七十余年,滚滚的鸭绿江水奔流不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依然传唱在英雄城市的每个角落。江上的几座桥,或斑驳了岁月,或隐秘于江中、水底。然而,今日的人们依然能够感受到,鸭绿江上这几座经历抗美援朝烽火洗礼的桥,始终横亘在每一位志愿军将士的记忆深处,矗立在丹东人的心中——因为,每一座桥都是一座丰碑●!

编辑: 刘思玘

相关新闻阅读